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极品小军阀

正文 第四九o章:兵不血刃

    当孟获接到各个使者的回报以后,自然是心中大定,于是,安排下计策,以朵思大王的秃龙洞为自己的第一道屏障,随后摆开四路联军如果汉军攻克了秃龙洞,那么,迎接他们的将是南蛮最精锐部队的迎头痛击;反而,汉军一旦被秃龙洞打败,自己立即就会率领联军尾随追杀汉军,说不定这一次还可以追着汉军的尾巴,杀到中原去

    这四路大军分别是孟获的七万大军、迤西银冶洞杨锋的三万大军、八纳洞洞主木鹿大王的三万大军、乌戈国的三万藤甲兵,合计近十六万大军

    却说关羽一路心急如焚,在建宁城休息了一个晚上以后,立即率军杀奔南蛮领地

    虽然大军中有南蛮老兵引路,但是,因为此地山路崎岖,不宜骑马行进,所以,度一直提不上去

    所幸,孟获的败军一路上制造了不少垃圾,这倒是给了关羽很好的指引,因此,大军在四天后进入了西洱河境内,在休整了一天以后,大军继续往南进发

    而汉军在蜀郡经过了四个多月的战斗,现在已经到了六月炎天,早晨天气湿、中午其热如火暑气非常严重,许多连番争斗的士兵都有了脱水的症状

    却说关羽正在统军前进,忽然斥候飞报“前面就是秃龙洞地界,秃龙洞洞主朵思大王已经将前面的要路垒断内有大军把守;而且两侧山恶岭峻,大军无法前进”

    关羽闻言,立即招来几名带路的老兵,问道“前面可有别的通道”

    一名老兵回道“我们随军前进,一直走的都是大道,但曾经听闻此洞旁边有条小路,但是从未走过,所以知不详”

    关羽一听还有小路可以通行不由大喜,立即让老兵在前面引路

    那老兵立即带着前军的斥候往西北小路而行

    几十人走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条小道,而且,此地风景不错不像是有埋伏的样子

    于是,领队的斥候立即派人回去送信,让大军绕道而行

    这时,一名又干又渴的斥候发现前面有一道泉眼,不由大喜,急忙驱马上前饱饮一番

    “有水快”斥候首领刚要下令让大家饮水忽然,一声大喝传来,“不许喝水”

    “哦”那斥候首领大吃一惊,为什么有人阻止自己喝水不由放眼看去只见对面山坡上探出一颗光亮的脑袋

    “你是什么人”斥候队长大吃一惊立即端着连环弓弩叫道

    “此水有毒,饮者无能言语,数日便死”对方说道

    “啊”斥候队长急忙朝着自己的士兵看去,而此时,那名饮了水的士兵还在惊讶,这水挺甜的啊怎么会有毒于是急忙叫道“这啊啊”

    “什么”斥候队长大惊,见到那斥候已经说不出话来,这才知道对方所言不虚于是急忙躬身拜道“请先生指引一番”

    “将军不要客气,”对方缓缓从山坡上站了起来汉军这才发现,这人乃是一个和尚但是,相貌奇特,不似中原人氏

    “先生贵姓”斥候队长问道

    “你们可是汉朝军队”和尚并不回答他,反而问道

    “是的”那斥候队长立即指了指身后士兵手中的红旗道“这就是汉军的红旗”

    “那好”和尚点头后,伸手往前一指道“先前军士所饮之水,乃哑泉之水也,饮之难言,数日而死此泉之外,又有三泉东南有一泉,其水至冷,人若饮之,咽喉无暖气,身躯软弱而死,名曰柔泉;正南有一泉,人若溅之在身,手足皆黑而死,名曰黑泉;西南有一泉,沸如热汤,人若浴之,皮肉尽脱而死,名曰灭泉敝处有此四泉,毒气所聚,无可治,而且,一路上烟瘴甚多,惟未、申、酉三个时辰可往来;余者时辰,皆瘴气密布,触之即死”

    “啊”斥候队长闻言大吃一惊,急忙朝着带路的南蛮老兵看去,发现这人也是一头雾水的样子,他才知道对方也不知情,于是继续朝着和尚拜道“烦请大师指引路径”

    和尚伸手一指后山,道“此去正西数里,有一山谷,入内行二十里,有一溪名曰万安溪上有一隐士,号为万安隐者,其草庵后有一泉,名安乐泉人若中毒,汲其水饮之即愈有人或生疥癞,或感瘴气,于万安溪内浴之,自然无事,兼庵前有一等草,名曰薤叶芸香人若口含一叶,则瘴气不染尔等可往求之”

    斥候急忙拜谢,问道“承大师活命之德,感恩不尽愿闻高姓”

    和尚哈哈一笑,道“有缘自会再相见”说完,他竟然躲进了草丛中,不一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斥候大感惊讶,虽然心有疑,但也不敢拿士兵的生命开玩笑,于是急忙带人回去禀报关羽

    关羽闻言,立即招来饮水的士兵,仔细观察一番,果然见对方喉咙红肿,有中毒的迹象,于是,命人备下礼物,亲自带领一千精锐朝着西面山谷走去

    走了二十余里,终于见到一条小溪、一栋茅屋,而此时,那个和尚正在屋前站立

    “就是他”那斥候队长急忙指着和尚对关羽道“关将军,就是这位大师指引的道路”

    “哦”关羽看了和尚一眼,立即恍然大悟道“大师可是万安隐者”

    “正是”和尚施礼道“想必将军就是关云长了”

    “正是末将”关羽奇怪道“大师为何知道我的姓名”

    万安隐者哈哈一笑“和尚早些年在大汉行走,焉能不知关将军的威名”

    “哦”关羽甚感惊奇,但还是施礼道“末将今承皇上圣旨,领大军至此,欲征服蛮邦,使其王化不料军士误饮哑泉之水,还请大师解救”

    万安隐者伸手一指道“能解其毒的泉水就在庵后”

    于是关羽立即命人扶着受伤的斥候前去取水,而关羽送上礼物后又讨要了大量的薤叶芸香,这才拜谢告辞而去

    万安隐者嘱咐道“此间蛮洞多毒蛇恶蝎,其毒随柳花飘入溪泉之间,所以,水不可饮;但掘地为泉饮用却是不妨”

    回去后,关羽立即重整大军,命令士兵在路上掘井取水,饱饮之后顺着小径直入秃龙洞前下寨

    而此时,蛮兵探知详情,立即来报朵思大王道“汉军一路行来,不染瘴疫之气,又无枯渴之患,诸泉皆无反应”

    朵思大王闻言不信立即带着亲兵来到洞前观看,见到汉军果然安然无事,而且,正在大桶小担,搬运水浆,饮马造饭

    朵思大王见之,不由发耸然,不由打起了退堂鼓谁敢与神兵天将作对啊正在他考虑如何与汉军对阵的时候,忽然有人报道“启禀大王南蛮王命迤西银冶洞二十一洞主杨锋引三万兵前来助战”

    “哎呀真是太好了”朵思大王正愁该如何与汉军作战,闻听此言立即召集在即的大军列队等候,只待杨锋到来,两路大军齐攻汉军大寨

    不一会,杨锋就带着三万大军飞赶到

    其实,杨锋的军队一直就没有离开附近,孟获在后退的时候,就已经命令他带军隐藏在周围,如果朵思大王抵挡不住,就让他从侧面给汉军一个突然打击,可是,他的斥候也传来了消息,汉军竟然轻而易举地来到了秃龙洞前下寨

    这时,杨锋才知道自己与汉军为敌是多么可笑的事情,别说人家三千士兵就可以打退孟获的十余万大军,就是这百毒不侵的本领,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抗的此时不投降待何时于是,他立即提兵来到秃龙洞

    朵思大王还以为来了援军,立即亲自出洞迎接

    杨锋引兵入寨道“我有精兵三万,士兵皆披铁甲,能飞山越岭,足以敌汉军百万;我有五子,皆武艺足备,定可取下敌将首级”

    而那刚刚带军赶来支援的杨锋五子立即上前参拜朵思大王他们原本被留在了迤西银冶洞,是杨锋留下来看守大本营的,但是,杨锋见到汉军凶猛,于是,派人将他们召了过来

    朵思大王一看,这五个人皆是彪躯虎体,威风抖擞,不由大喜,立即命令设席款待杨锋父子

    酒至半酣,杨锋道“军中少乐,我军中有蛮姑,善舞刀牌,以助一笑”

    朵思大王忻然从之

    须臾,数十蛮姑,皆披发跣足,从帐外舞跳而入,群蛮拍手以歌和之

    杨锋令二子上前为朵思大王敬酒

    二子举杯来到朵思大王面前,二人碰杯后,刚要饮酒,杨锋忽然大喝一声,二子立即将朵思大王擒住,而那些蛮姑却手持兵器挡在前面,朵思大王的手下谁敢靠近,立即杀死

    朵思大王不由讶然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我与你皆是各洞之主,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故害我”

    杨锋冷声道“我也不是傻子,那汉朝的天兵天将岂是我等可以抗衡的所以,我今日就把你绑了,去见汉军将领,权当见面礼”

    朵思大王的手下见到大王被擒,一个个没了主意,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杨锋父子,押着朵思大王下山朝着汉军大寨而去

    关羽闻听杨锋押着朵思大王前来投降,不由大乐,急忙出帐迎接

    见到关羽出面,杨锋与五子立即跪伏于地,“我等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汉的天威,今日特来投诚,故擒下朵思大王呈献”

    关羽立即上前扶起杨锋,并解开朵思大王身上的绳索道“来人,摆宴伺候”

    “是”

    朵思大王想不到关羽竟然为自己解开了绳索,不由惊讶道“将军难道”

    “哈哈哈”关羽大笑两声,道“杨洞主已经投降了,难道朵思大王还要执不悟吗”

    “唉”朵思大王想了想,不由叹息道“以哑泉、灭泉、黑泉、柔泉如此之毒都不能阻挡汉军天威,岂非天意乎朵思降了”

    “太好了”关羽立即搀着杨锋与朵思大王之手朝着营帐而去

    而朵思大王既然已经投降,关羽就留下五千士兵在秃龙洞留守自己带着二万五千大军以及从秃龙洞、迤西银冶洞挑选的一万五千精兵跟随,合计一共四万大军继续朝着南面前进

    其实,就在关羽出发后没有半天,赵云的后军也在前军的指引下来到了秃龙洞,并且赵云大大封赏的那些投降的蛮兵、蛮将,这才继续率军前进

    那孟获等此时已经回到了银坑洞但是,屁股还没有坐热乎,就有探马来报,说汉军已经经过秃龙洞,正朝着三江而来

    银坑洞之北三百余里就是三江而洞西二百里内有盐井西南二百里,直抵泸、甘两郡正南三百里,乃是梁都洞,洞中有山环抱其洞;而银坑洞的山上出银矿,故名为银坑山

    孟获在山中建筑宫殿楼台,以为自己的巢其中建一祖庙,名曰“家鬼”四时杀牛宰马享祭,名为“卜鬼”每年都要以蜀人、或者是外乡人祭之而且,南蛮之人如若患病,都不肯服,只祷师巫名为“鬼”

    这南蛮之地没有什么刑法,但只要是有人犯罪即被处斩南蛮的女孩长到十八岁,就会送至溪中沐浴而这个时候,溪中男女自相混淆,任其自由交配,父母不管,名为“学艺”

    却说孟获闻听情报,立即在洞中聚集宗党千余人,开始研究对策

    孟获道“汉军想要灭我南蛮,本王立誓要打败他们,你们有何高见”

    言未毕,带来洞主起身道“大王,现在木鹿大王正在三江城驻扎,木鹿大王深通法术,出则骑象,能呼风唤雨,常有虎豹豺狼、毒蛇恶蝎跟随手下有三万神兵,甚是英勇,难道还怕汉军不输”

    “嗯”孟获闻言点了点头,但是,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家三千士兵就能把自己的十几万大军打败,而现在又兵不血刃地拿下了秃龙洞,自己如果不多加小心,那就麻烦了

    而此时,孟优起身道“大王,乌戈国国主兀突骨的大军已经到来,如果请兀突骨率军驻扎在三江城的侧面的江边,这样一来,既可以为三江城的侧翼,还可以为木鹿大王随时支援,如此一来,我银坑洞稳如泰山也”

    “好好”孟获闻言立即抚掌叫好,并派人安排下去

    “大王”这时,带来洞主忽然犹豫地开口道

    “什么事”孟获非常奇怪,不由叫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那个那个孙权送来的那个芈融”

    “哎呀”孟获也是个急子,见到带来洞主吞吞吐吐,不由大叫一声,“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啊”

    “是这样的”带来洞主想了想,于是挺身道“大王,我已经认芈融为妹妹”

    “妹妹”孟获大为疑,不由诧异道“这是为何”

    “因为因为我对芈融一见如故”带来洞主躬身道“还望大王成全”其实,带来洞主自从见到于吉搞出的那些“怪东西”以后,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保护好芈融,最起码,她刚刚生下的孩子可是火神的化身,自己如果能认芈融为妹妹,这岂不是沾了大光

    “妹妹”孟获嘟囔了一声,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离开以后银坑洞所发生的事情,不由点头道“这样啊不过这件事本王还要回去问问我的娘子如果她不同意,本王也没有办法”

    “是是谢谢大王”其实,这件事带来洞主还是颇有自信的,毕竟自己这段时间刻意地帮助芈融,这女人已经对自己生出了好感

    而此时的南蛮之人根本就没有贞观念,芈融虽然已经生了孩子,而且还是汉王的妃子,但是,这一点都没有妨碍到孟获对她的“感情”

    自从芈融来到南蛮之后,孟获就对她这个美若天仙的“妻子”疼爱有加,不仅派出四个女人专门服侍她,而且,生怕芈融见到自己不高兴,所以,他每次去见芈融的时候,都是偷偷地趴在窗口看一看,如果让芈融发现了,他还会故意装作害羞的样子“落荒而逃”

    说起来,孟获在芈融的身上下了不少的功夫,但是,芈融岂是能轻易被打动的如果不是自己前些时间顾及肚子里的孩子,她早就杀了看守逃走了但是,自从于吉想办法把自己的母亲送来之后,芈融忽然静下心来,既然于吉来到这里,那么,皇上肯定很快就会赶来,如果此时自己立即逃离,万一与皇上走岔了怎么办于是,她拒绝了于吉让自己化妆后随他离开的计策,坚持要留下来,一定要等皇上亲自来接她们母子